咨询热线:400-6166-130

渔药年产值8亿元,41家兽药GMP企业!凭借“渔药名片”,今年临猗有哪些改变?

2021-10-20 14:54
文章附图

走得出临猗的渔药厂,走不出声名在外的“渔药名片”。


我国水产养殖品种近百种,30年来随着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养殖疾病愈发严重,目前危害我国水产养殖生物的疾病已达400~500种,全国每年水产养殖发病率达50%以上,损失率为20%左右,由水产病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超过百亿元[1-2]


这说明了水产养殖业对动保产品需求确定且巨大。随着下游需求升温及农渔发【2021】1号文一纸下发,国内渔药企业目前正加速筹建或升级新版兽药GMP工厂,通过调整升级,将会对产业带来全方位的带动,有望引领中国水产动保进入黄金时代。


据估算,我国水产养殖用动保产品的市场规模为173.8万~202.77万t,其中国标渔药产品的规模为26.2万~30.57万t;以水产动保产品生产供应商价格核算的市场规模为120 亿~140 亿元,其中国标渔药产品的市场规模为 31.44 亿~36.68 亿元。[3]


谈及渔药生产,这里不得不提山西临猗。临猗渔药产业由来已久,30多年前国内**家渔药厂在此诞生,并率先将有机氯产品运用于鱼塘消毒,随后因庞大的市场需求以及国务院的政策扶持,一家家渔药厂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为我国水产养殖业的健康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勤劳智慧的临猗人“无鱼而渔”,县委县政府针对临猗渔药发展情况,提出打造“渔药”名片,就是致力于在瞬息万变的渔药市场中树立形象和品牌,也因此成为**特色的“中国渔药之乡”。


作为全国渔药厂家最集中的地区,其发展情况深受业界所关注。近日,当代水产-腾氏水产商务网调研团队走进临猗,拜访了山西临猗畜牧局副局长王军辉,向他了解目前临猗渔药行业发展的概括,以及新政策下,临猗县的领导班子采取哪些措施推动渔药企业转型升级,走科技化、绿色化、集群化发展之路。进一步促进渔药产业发展,将临猗这张“渔药名片”推向更高的层次和水平。

图2.jpg

山西临猗畜牧局副局长王军辉(中间)


//
渔药年产值8亿元,41家兽药GMP企业,1家已过新版兽药GMP认证
//


当代水产:作为中国渔药的发源地,临猗渔药品种数量和产量在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否介绍下,临猗县“渔药名片”包含哪些内涵?


王军辉:临猗县“渔药名片”包含有四大内涵:**,临猗是中国渔药发源地;第二,临猗渔药覆盖全国;第三,临猗渔药在国家鱼药品种体系的形成和发展中做出了巨大贡献;第四,勤劳智慧勇敢的临猗人发扬了“无鱼而渔”拼搏精神。


临猗的渔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全国集中度最高,规模**的北方渔药产业基地。临猗渔药品种齐全,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可以说,凡是有水产养殖的地方,都有我们临猗渔药。


当代水产:现在临猗的水产渔药企业大概有多少家?新版兽药GMP正在升级改造的有多少家?


王军辉:目前临猗县有通过兽药GMP(兽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的生产企业41家,在全国专做渔药的企业当中占比近三分之一,年产值8亿元,产值占全国渔药市场将近10%。现已有一家企业通过了新版兽药GMP认证。正在升级改造的企业有31家。


//
企业关注行业政策变化的同时,更要预判未来养殖技术和销售模式的转变
//


当代水产:1号文件对水产动保行业加大了监管力度,临猗相关政府部门又会怎样执行新规,能否具体介绍一下监管工作的流程/程序?


王军辉:首先是要准确把握水产养殖用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含义。


依照《兽药管理条例》第七十二条规定,用于预防、治疗、诊断水产养殖动物疾病或者有目的地调节水产养殖动物生理机能的物质,主要包括:血清制品、疫苗、诊断制品、微生态制品、中药材、中成药、化学药品、抗生素、生化药品、放射性药品及外用杀虫剂、消毒剂等,应按兽药监督管理。依照《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经工业化加工、制作的供水产养殖动物食用的产品,包括单一饲料、添加剂预混合饲料、浓缩饲料、配合饲料和精料补充料,应按饲料监督管理;在水产养殖用饲料加工、制作、使用过程中添加的少量或者微量物质,包括营养性饲料添加剂和一般饲料添加剂,应按饲料添加剂监督管理。


第二要强化水产养殖用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等投入品管理。


水产养殖用投入品,应当按照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的,无论冠以“××剂”的名称,均应依法取得相应生产许可证和产品批准文号,方可生产、经营和使用。市售所谓“水质改良剂”“底质改良剂”“微生态制剂”等产品中,用于预防、治疗、诊断水产养殖动物疾病或者有目的地调节水产养殖动物生理机能的,应按照兽药监督管理。 


第三是要提升普法宣传教育和行政审批服务水平。


作为主管部门,要积极为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生产、经营企业在相关行政审批业务,以及水产养殖者在规范使用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等方面提供服务,优化审批流程,引导其规范生产、经营和使用。加强法律普及和政策宣传工作,准确把握兽药含义,不被部分生产者宣传的所谓“非药品”“动保产品”“水质改良剂”“底质改良剂”“微生态制剂”等名称蒙蔽。在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生产企业、经营门店和水产养殖场等场所广泛开展宣传。教育相关企业不生产、进口和经营假、劣水产养殖用兽药,以及未取得许可证明文件的水产养殖用饲料和饲料添加剂。教育养殖者应认准兽药标签上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进口兽药注册证书号)和二维码标识。行业协会要加强行业自律,教育相关企业杜绝生产假、劣兽药等违法行为,依法科学规范生产、销售和使用水产养殖用投入品。


当代水产:据业内人士估计,新版GMP实施以后,将有超50%的企业由于无法进行改造而不得不退出。一时之间,中小型动保企业面临着危急存亡之秋。在非瘟、新兽药法规、禁抗的重重围剿下,您觉得动保企业如何才能杀出一条血路,化危为机?


王军辉:监管变严是行业向上发展的趋势,也是国家重视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体现,但这并不意味着水产动保产品未来不会使用,这一信号更多的是对我们的企业在产品效果、健康循环、生态保护上提出更高要求。


从源头出发来看,动保企业是以水产养殖业为基础,水产养殖行业是高风险行业,对于水产动物养殖疾病的预防与治疗,目前养殖户更多依赖的是自身丰富的养殖经验与专业渔医的判断。未来随着养殖技术的发展和养殖模式的转变,拥有核心资源的动保企业前景广阔,这里所说的核心资源包括但不限于对原料的把控、拥有诊疗技术、产品研发能力等。现阶段,我认为企业在关注行业政策的变化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对未来养殖技术和销售模式转变的预判。


//
未来中国水产动保行业发展或将面临产品的全面提升与规模企业整合的局面
//


当代水产:您觉得水产动保产业会面临哪些形势与挑战?


王军辉:水产动保产品体量有限,因此多数渔药企业的体量不大,面临很高的淘汰风险,而且目前水产动保行业的参与者包括市场上较大的饲料企业,未来也不排除会出现更多畜禽动保企业加入到水产动保行业中,市场也可能会出现以诊疗技术和产品研发入股的新创业者。未来中国水产动保行业发展或将面临产品的全面提升与规模企业整合的局面。


当代水产:为了使让水产动保行业朝健康有序地发展下去,大家应该做出怎样的努力呢?


王军辉:现阶段渔药行业发展处于一个不利的时期:一是安全性被质疑;二是企业效益增速放缓;三是原料价格上升,成本压力大;四是饲料兽药企业加入,竞争日趋激烈。面对新形势我们行业更要一同奋进,擂鼓夺旗。我们要充分认识行业存在的先天不足,加强行业自身的建设,提高行业的整体水平;团结一致,清除混入行业的“老鼠”。加强研发投入,提升服务的质量。


当代水产:未来您们如何将临猗县的“渔药名片”推向更高的层次和水平?


王军辉:坚持以县委县政府“打造渔药名片”战略为目标,帮助企业完成升级改造,推动企业延伸产业链,引导企业加强科研投入,实现我县渔药产业的规范化发展、创新化发展、科技化发展,奋力拓展临猗渔药产业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新局面。


迎接挑战、抓住机遇。《兽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2020年修订)》的发布,提高了准入门槛,按照规定,所有兽药生产企业均应在2022年6月1日前达到新版兽药GMP要求。我们要组织技术骨干力量吃透新规范精神,帮助企业完成升级改造,通过新标准认证,让我县的渔药企业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抢占先机,完成转型升级。


扩展内涵、延伸产业。目前,我县渔药生产企业主要以国标水产兽药为主。要积极引导企业由单纯兽药生产向饲料添加剂、微生物制剂、中草药等方向扩展。同时,要支持本地企业升级改造向上游原料药生产进行延伸,改变我县没有原料药的现状,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增强研发、提升影响。阻碍临猗渔药发展的**瓶颈是人才和技术的缺乏,要引导企业加强产、学、研体系建设,加强人才培训,搞好后备人才储备;打破封闭陈旧观念,引导企业加大科研投资力度,鼓励企业走出去与专业院校、科研单位合作研发、联合生产,引进适用的先进技术和成功产品。



结束语:


“无鱼而渔”,既是**也是开拓,临猗渔药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销售遍及全国各地,在渔药行业的地位可谓举重若轻。目前,临猗县正积极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把着力点放在提升科技含量、培训专业人才、壮大产业规模上,推动渔药企业转型升级,走科技化、绿色化、集群化发展之路。相信,未来,临猗这张“渔药名片”一定会更闪亮!